主页 > 经济 >

陈天桥转型败局传奇谢幕? 财团三国杀卡壳再上

时间:2016-01-21 14:1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从1999年创立盛大,到2004年登陆纳斯达克完美逆袭,陈天桥用了5年。2012年盛大网络退市前的7年时间里,陈天桥无时无刻不在对这个母体进行改造。
 
  从盛大盒子、盛大文学到糖果社区、酷六网,彼时中国首富陈天桥的每一次开疆破土都显得志在必得,但无一例外也都抑郁而终。
 
  2009年,盛大子公司盛大游戏登陆纳斯达克。6年后,盛大游戏同样走向了私有化的结局。纵观盛大游戏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业内最常用的一句概括是“成也传奇,败也传奇”。
 
  当年,靠着独家代理韩国网游《传奇》,盛大完成爆发;也正是凭借着这款游戏超乎寻常的吸金能力,盛大游戏得以迈入资本市场。
 
  时过境迁,随着手游的崛起,网游的没落在所难免。此外,还有说法认为,除了《传奇》,盛大游戏一直都未能补强技术板块打造出具备业务支撑实力的游戏。
 
  另外,内部管理上,盛大系的一些理念也被广泛诟病。“外来和尚会念经,自己的和尚却只能出走。”曾有员工离职后这样评价,公司内部管理不畅,致使人心不稳;转型策略都是浅尝辄止,不能形成持续性产业,大量优质资源被浪费。
 
  确实,高管离职潮也一直困扰着盛大。李瑜、谭群钊、张向东、陈芳、凌海等都选择了从盛大转身而去。
 
  主业没落、转型无效、人事动荡等多重因素叠加,导致曾经的王者盛大一步步跌下神坛。
 
  2015年半年报是盛大游戏发布的最后一份财报。财务数据显示,上半年净营收14.46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滑26.1%;净利润为人民币3.266亿元,同比下滑50.5%。
 
  或许,相比“市值被低估”的私有化原因,这才是最残酷的事实。
 
  然而私有化后,在借壳上市的路上,盛大游戏走的也很跌宕。
 
  在资本盛宴没有正式开席前,各相关方的角力大戏已经开始,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私有化财团成员多次变更、利益分配不均后中绒被一众小伙伴集体告上法庭、中绒控制人传被调查,因投票权问题,私有化出资方之一的世纪华通搬出香港高院禁令救局。
 
  盛大游戏是否能够再度逆袭,《传奇》之后陈天桥是否能够打造新的奇迹,控制权拉锯战何时方休,最终又是谁能顺利接过盛大游戏的盘子,太多的问题等着盛大、中绒和世纪华通来回答。
 
  中银绒业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不太方便回答类似问题”;世纪华通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的答复也如出一辙,“真不方便回答”。
 
  中国经济网记者还尝试联系盛大方面,对方电话无法接通。
 
  前首富陈天桥的传奇
 
  一款角色扮演的热血网游《传奇》成就了盛大,也成就了陈天桥。
 
  关于陈天桥的发家史,曾经流传过不少段子。最为知名的是,陈天桥如何用市场预期、流量端口和少量资金一举拿下当时韩国热门游戏《传奇》代理权的故事。
 
  从盛大的发展轨迹来看,不管传说的真实性如何,《传奇》都帮助创业的陈天桥快速崛起,并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11月,盛大成立,推出中国领先概念的图形化网络虚拟社区游戏“网络归谷”。2001年9月,盛大开启大型网络游戏《传奇》公开测试序幕;同年11月,《传奇》正式上市,并迅速登上各软件销售排行榜首。
 
  到了2003年,盛大便和韩国公司Actoz因游戏《传奇》产生了诸多分歧。先是Actoz称,盛大拖延支付分成费,决定终止《传奇》授权;随后,盛大反击,“Actoz泄露服务器程序,给盛大带来巨大损失”。
 
  同年2月17日,盛大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网游《新传奇》。而Actoz则认为,《新传奇》是对《传奇》的抄袭;如确定是盗版,将起诉盛大。
 
  在接近一年的口水仗之后,2004年底,盛大突然宣布以9170万美元现金收购Actoz约29%的控股权。二者冰释前嫌,化敌为友,也为盛大业绩飙升营造了相对温馨的环境。
 
  而也就是在这一年,盛大网络成功登上了纳斯达克的舞台。2005年,年仅31岁的陈天桥以150亿的身价跻身中国首富之列。史上最年轻的央视年度经济人物、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先驱者等称号,也都只是陈天桥财富传奇背后不值一提的注脚。
 
  陈天桥转型大败局?
 
  财富积累完成后,陈天桥利用资本的杠杆对盛大进行着手术,试图利用板块的互补相应,把盛大网络打造成一个产业链闭环。行业里追捧多年的娱乐迪斯尼战略,就这样横空出世。
 
  陈天桥理想中的盛大系由游戏开发、游戏运营、原创文学、视频分享、影视制作、游戏主题旅游、版权分销、无线分销等游戏相关业务构成。
 
  不过,在每一个环节的打造上,“低调而嚣张”的陈天桥仿佛都“十分不幸”。
 
  2005年,陈天桥提出了虚拟播控平台概念的“盒子计划”,筹划将盛大打造成互动娱乐帝国。回顾这几年的盒子市场,不得不说,陈天桥确实才华异禀。
 
  为了充实盒子的内容,盛大开始奔走于市场,和各大内容方、软硬件方频频接触。不过,在花掉4.5亿美金之后,2006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叫停各地方电视台的交互式网络电视业务”的禁令彻底浇灭了陈天桥的欲火。
 
  2008年,陈天桥又盯上了文学版块。当年,盛大文学成立。在对起点中文网、榕树下、红袖添香等平台收购后,盛大文学亦手握行业优质资源,实力不容小觑。
 
  不过,盛大文学并没有走出盛大转型败局的梦魇。在历经高管离职、知名作家出走和核心编辑出走,4度尝试IPO告败后,盛大文学也渐渐褪去了明星的光环,最终被腾讯收购。
 
  从盛大盒子到盛大文学,这种殊途同归的轨迹几乎成了盛大系转型的宿命。因此,有人用“英雄未倒,但已迟暮”来形容曾经撒豆成兵的盛大掌门陈天桥。
 
  奄奄一息的酷六网
 
  在陈天桥的泛娱乐战略中,视频网站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环。
 
  2009年6月,盛大花了4620万美元收购华友世纪51%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四个月后,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后,华友世纪收购了酷六网,使得酷六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2010年8月17日,华友世纪正式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更名为酷六传媒。陈天桥辞去董事会主席一职,公司现任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吴征担任公司董事长,酷六网创始人李善友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
 
  酷六网通过借壳的方式成为美国资本市场第一支视频概念股。当时,有媒体曾估算,在收购酷六网的过程中,盛大大约花费了4400万美元。
 
  2011年3月14日,酷六网创始人李善友的离职,宣告着盛大和酷六蜜月的终结。两个月后,传言称盛大裁去酷六网约20%员工。有媒体在报道中把这毫不客气的称为“血洗”。
 
  还有声音认为,盛大无法忍受酷六烧钱、亏损不断扩大的状况,继而选择转型成为成本投入较低的视频资讯网站。从此,酷六和视频第一梯队渐行渐远。
 
  优酷,2006年6月份成立,到2010年年底在纽交所上市时,其市值达到约30亿美金。土豆,2005年4月份成立,2011年8月挂牌纳斯达克,当时其市值约在7亿美金左右。
 
  有媒体曾把优酷和酷六的2010年四季报和年报的数据进行过对比。优酷Q4净营收为2310万美元,同比增长183%,净亏损额仍达到570万美元;酷六Q4净收入为680万美元,2010全年净收入为1660万美元,但全年亏损高达5150万美元。
 
  优酷Q4净收入为酷6的3.4倍、全年净收入为酷6的3.5倍;而市值方面,优酷的42.8亿美元超酷六高达31倍。
 
  2012年8月,优酷和土豆合并后,无论是业绩还是市值,酷六都被甩出老远。
 
  到了2015年8月,酷六因超过30个交易日股价不超过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发出的通知函。此时,酷六已面临退市风险。
 
  为何又一个曾经的金字招牌在盛大手中褪色,有市场人士曾分析,“当时盛大并没想花大价钱买一线的视频公司;在入主酷六后,一系列的内部手术也不成功。另外,视频本身就是个烧钱的行业,对资金的持续性投入要求很高,多年扭亏无望之后,盛大失去了信心,酷六也就间接的成了转型的牺牲品”。
 
  截至昨日,酷六传媒股价约为0.70美元,其市值也仅有3481万美元。如此境地,再谈起当年视频类中概第一股,陈天桥不知会作何感想?
 
  传奇不再盛大游戏退市
 
  不可否认,不管是盛大网络转型布局还是盛大游戏彼时的呼风唤雨,游戏板块是始终是盛大业务的主要资金来源。
 
  2011年三季度,盛大网络退市前最后一份财报数据显示,当季净收入17.731亿元人民币,其中盛大游戏的收入为13.528亿元人民币,盛大在线的收入为3.441亿元人民币,包括酷6传媒、文学业务、社交网络和其他业务在内的其他收入为4.39亿元人民币。
 
  盛大游戏板块收入在盛大整体业务中将近8成的比例,也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随着行业格局和游戏市场的风云变幻,盛大游戏也颓势渐显。
 
  2013年三季度,盛大游戏净营业收入为11.25亿,同比增长3.3%;第三季度净利润为3.99亿元人民币,上季度为4.86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4.05亿元人民币,同比环比双项数据均下滑。
 
  2013年四季度,盛大游戏净营业收入为10.2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5%;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3.3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2%。
 
  也正是在2014年初,盛大游戏也提出了私有化。
 
  2014年一季度,盛大游戏净营收为9.92亿元,净利润为3.06亿,两项数据继续下滑。
 
  2015年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盛大游戏净营收为人民币14.464亿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9.565亿元同比下滑26.1%。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3.266亿,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601亿元相比下滑50.5%。
 
  为何盛大游戏会业绩如此低迷?行业普遍认为,《传奇》系列给盛大业绩带来了巨大盈利同时,盛大转型失败也“烧了不少钱”;原有的拳头产品已经过气,而新的业务核心还不成气候;这时候私有化,回A股借壳上市,公司依然能卖个好价钱。
 
  私有化财团成员屡变更
 
  盛大游戏私有化的故事,其精彩程度和陈天桥创业的故事相比,毫不逊色。
 
  2014年年初,盛大游戏提出私有化的想法后,引来了资本的疯抢。而其私有化财团变更次数,截至目前,已经创下了中概股私有化的记录。
 
  2014年1月,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6.9美元的价格完成盛大游戏的私有化。三个月后,完美世界加入私有化交易,并用现金1亿元收购了部分盛大游戏股份。携裹而入的还有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此时,私有化财团已扩张至5家企业。
 
  同年9月,财团中除盛大集团外的4位伙伴均退出交易,取而代之的是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中银绒业。
 
  2014年11月,盛大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控股。其中亿利盛达的唯一股东,就是张蓥锋和宁夏中银绒业所拥有的公司宁夏亿利达。自此盛大不再持有盛大游戏的股份,退出了盛大游戏私有化。一个月后,宁夏亿利达以及宁夏中银绒业同意组成新财团,对盛大游戏进行私有化。2015年3月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又突然宣布重新入局。
 
  在2015年6月底,上市公司世纪华通也宣布,控股股东华通控股已联合大股东旗下子公司及上海东方证券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设立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三家砾系基金,砾系基金将出资63.9亿元收购盛大游戏43%股权。
 
  而世纪华通获取的这43%的股权,则是全部来自东方证券和海通证券方面。
 
  合伙方“群殴”中银绒业
 
  2015年11月18日,盛大游戏在香港举行股东大会通过最终的私有化退市议案。根据该议案,以中绒集团为首的私有化财团合计持有盛大游戏75.65%股权(代表90.72%的表决权),社会公众股东持有剩余24.35%股权(代表9.28%的投票权)。
 
  针对社会公众股,中绒集团控制的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夏丝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收购社会公众持有的18.26%的A类股权,另外6.09%的A类社会公众股权由宁夏正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收购。
 
  这也仅仅是闹剧的开端。
 
  由于7名私有化财团合伙人认为中绒集团无故消减其出资份额,将21.45亿元出资份额被调整到仅剩4.78亿元,遂将中绒集团(亦是中银绒业控股股东)和马生明告上法庭。这7名合伙人——三家投资机构及四位自然人分别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银川中院、宁夏高院三院同时起诉中绒集团。
 
  不过,原定于12月28日开庭的案件却突然延期。而关于延期的理由,原告代理律师和浦东新区法院均表示接到宁夏警方方面的通知书,称被告方马生国、马生明因合同诈骗而被刑事拘留,基于“刑事案件大于民事诉讼的规定,案件将延期审理”。
 
  更为蹊跷的是,12月29日,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郭柏春在银川会见了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而此前被传被传遭宁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绒国际董事长马生明、实际控制人马生国也在会议上露面。
 
  关于被合伙人告上法庭一事,中绒集团的态度是,“盛大游戏从美国纳斯达克已退市,标志着盛大游戏私有化已经顺利完成且不可逆转,上述纠纷已不能实质影响盛大游戏的私有化。”
 
  世纪华通搬港高院救局
 
  虽然中绒方面信心十足,但市场的观点都相对悲观。有分析认为,“合伙方内耗,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盛大游戏的借壳步伐,也不排除借壳流产的情况。”
 
  果然,股权纷争一事继续快速发酵。
 
  有媒体报道称,去年12月29日,盛大游戏召开股东大会,盛大游戏母公司准备以现金方式收购当前盛大游戏发行在外的股份。即部分股东所持股票不在回购之列。这些不在回购名单之外的股东包括中绒集团实际控制其中四个平台、亿利盛达等6家。如果收购成功,曾经的大股东世纪华通将会出局。
 
  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世纪华通通过关联公司上海砾游向中绒集团发出律师函,称香港高等法院已于2015年12月26日紧急颁下禁制令。
 
  禁令材料显示,香港高等法院禁止中绒集团致使或容许中绒圣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及/或中绒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在未经东方弘泰(香港)有限公司、东方弘智(香港)有限公司及浩鼎国际有限公司的书面同意下,授权、批准或接纳日期为2015年12月20日Capitalhold Limited所订立的合并协议及计划书,或致使/容许该公司授权、批准或接纳合并协议。
 
  因为盛大游戏部分资产在香港,所以其也必须接受该项禁令。公开资料还显示,材料指出,若违反这一条例,可能会被判处监禁或罚款,财产也可能被充公。
 
  而目前,中绒、7个被告、世纪华通三方都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财团内部三国杀背后,盛大游戏一步之遥的借壳也再次变得遥遥无期。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看看中概股私有化借壳的案例,哪个不是股价狂涨。作为当时私有化的出资方,显然,没有人愿意错过这场资本盛宴。”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